顿悟

只是很珍惜,与每个人在一起的缘分和时光。世界说大也大,讲小也很小,天涯相识,讲到底都是随机。相聚时尽兴,分手时洒脱,是非对错皆随风。就这样忽然开窍了想通了,皆是过客匆匆,唯感谢曾一起度过愉悦时光。

不强求,不奢望,从心而行。早已懂得的道理,却常常在深陷其中时迷惘。

幸得世上还有一面血缘身镜,照的我骨骼通透。看镜中清楚,惊觉原是自己。反省从未如此明晰。

火车

我还记得上一次为火车旅行写文。那种糟糕体验至今都清晰,每一个让人烦闷的细节都还在。这一次依然有不满,心情却平静。细想乘车环境是改善,但和年龄的增长,心态的平和有更大关系,

年少坐火车,总以为自己是个观察者,带着“高傲”的“上帝视角”,万人皆醉我独醒的虚妄观感。如今想来极度可笑,却也是青春期的正常举动。

意外之喜

只想着去录一期无聊的节目,却被通知聚会。

滴滴很给力,到吃饭的地儿很早。像老友一般自然地打招呼,落座。坐在他邻座,我的椅子背靠着他那桌正对面的椅子。转过身来一起聊天时,可以肆无忌惮直勾勾的看着他。因为近,还很清楚。除了脸,握话筒的手也是干净修长有劲,美。

这次竟然也不紧张了,提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代问:“科科和龙龙你喜欢谁?”他回答的机智:“当然是许昕。”(注:许昕和他在微博上勾搭互关了)

第二个是我自己想问的:“你是如何发掘好歌的呢,拓展途径方法是怎样的?”他说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然后就越说越远离题千万里了。

虽然想要的答案只拿到一点点,但是因为我提问的方式有问题。再加上听力不佳,我实在没能完整的听清他的回答。于是放弃继续。有一点可惜,他其实很愿意在音乐上聊的多一点。不过没关系,下次换个方式再交流。

另,录节目时提到生日宴。忽然发现自己除了做白日梦发宏愿要主办他的演唱会或者当演唱会赞助商,还可以稍微缩一下 —— 成为小土豪请他参加生日宴。也不用他真的就是来工作唱歌,或者一起聊天喝茶像朋友,像的久了也许就成真了。 

他的性格我是真喜欢,说他是偶像,我是追星的脑残粉其实并不恰当——虽然行动表象是一样的。对于我来说,他更是我欣赏的朋友——虽然只是我单方面认为。我出席他的活动和演唱会,都是对朋友的支持。为参加鸽聚而格外高兴,是因为有机会可以和心目中的朋友交流。种种疯狂的表现——为他的才华而尖叫,为他的一颦一笑手足之间发自内心的美狂喜,无非是我因他的真诚等量的回报他予我的真诚。

我始终相信人与人的机缘巧妙,如果我相信我们终究成为朋友,那么就极有可能。虽然目前现实阶层和生活圈的差距,看起来像是一个失心疯的脑残粉在痴人说梦。我不打算辩解,且看时间用事实来验证。

一点感想

很多道理你以为自己知道,也确实只是知道而已。“听过许多道理依然过不好一生”的原因在于,没有经过思考的道理毫无用处。当你觉得一个道理很好的时候,就应该仔细深入的思考这个道理的本质和能应用的场景。这样,在下一次遇到可以运用的场景时,脑子里才会响起一个声音提醒你该怎样做。